「國家隊」救市招數悄然生變: 從瘋狂「掃貨」到專注「藍籌」



救市反思錄

以證金公司為代表的救市「國家隊」,在7月和8月似乎呈現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選股風格,而在這背後,無疑體現了其對於前一階段救市行動的反思和糾偏。

導讀

此前證金公司的瘋狂「掃貨」飽受爭議,而本次各家券商似乎吸取了「教訓」,紛紛在本次出資公告中寫明,本輪集資將主要用於投資藍籌股等。

見習記者 饒守春 北京報導

中國證券金融公司(下稱「證金公司」)與券商聯合救市正吹響第二次號角。

9月6日晚間,申萬宏源(000166.SZ)發佈公告稱,公司下屬子公司申萬宏源證券已與證金公司簽訂出資約定,將以申萬宏源證券7月底凈資產20%出資,用於投資藍籌股等。

由此,申萬宏源成為最新一家公佈將出資予證金公司用以購買權益類證券的券商。

事實上,自9月1日以來,國內已有多家券商陸續發佈公告,將按公司7月末凈資產的20%,繼續出資予證金公司用以購買權益類證券。

值得關注的是,與七月初的第一輪籌資救巨匠電腦評價市的行動相比,本輪救市在操作路徑以及購買的股票標的選取上,與之前已有顯著不同。

9月6日,英大證券研究所所長李大霄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就表示巨匠電腦評價,與上輪救市是為了挽救股市流動性不同,本輪救市更多的將是維穩市場。

「救市的時間節點也從十萬火急變得更從容理性,購買標的也將從全面『掃貨』變為投資具有價值和一定流動性的藍籌股。」李大霄說。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亦認可上述觀點。他在談及本輪救市時稱,本輪救市與七月初時有質的區別,「正如七月的暴跌被稱為股災,八月底的這次下跌只是二次探底的區別一樣」。

董登新認為,這一輪救市將從以往的行政手段更多變為貨幣手段,「所籌資金一部分將用於購買藍籌股,另一部分可能是償還上次救市銀行的短期借款」。

瘋狂「掃貨」到專注藍籌

八月底的連續大跌使得證金公司不得不重新回到場內繼續救市。

9月1日,傳言多日的券商再次集體出資救市終於在各家券商的出資公告中得到證實。與首輪救市相比,這一次券商將依然按各自7月末凈資產20%的比例出資。不過券商數目從原來的21家升至多達50家。

與上一次類似的是,本輪救市依然是在自營投資額度的授權範圍內,將補充出資額划轉至證金公司,繼續與證金公司開展收益互換,即交易雙方根據交易有效約定,在約定日期交換收益金額,這樣可實現將數家券商自營資金交由證金公司統一運作的目的。

但與七月初的救市行動相比,本輪救市在手法上依然有諸多不同,首先就表現在股票標的的選取上。

此前證金公司的瘋狂「掃貨」飽受爭議,而本次各家券商似乎吸取了「教訓」,紛紛在本次出資公告中寫明,本輪集資將主要用於投資藍籌股等。

wind數據顯示,在兩個月前的那輪救市中,證金公司購買的股票數量達101隻,其中既有「中字頭」的績優股,也有業績並不怎麼突出,甚至虧損的垃圾股。這些個股覆蓋滬深兩市主板、中小板及創業板,行業則涵蓋化工、航天、科技、農業等各個領域。

不過,在最近的救市行動中,證金公司卻將目光只盯住藍籌股,尤其是銀行股。自8月26日始,銀行指數至今已上漲21.74%,兩市16隻銀行股有14隻漲幅超過20%,其中光大銀行(601818)、建設銀行(601939)漲幅超過30%,最低的中信銀行(601998)也有13%的漲幅。

而在9月2日,兩市大幅低開的情況下,午間開盤一度翻紅逼近3200點,但此後旋即震蕩下行,最終還是在銀行股的全力護盤下,尾盤小幅收跌6.45點,跌幅0.20%。

在這次銀行股護盤行動中,A股市場第二大權重股工商銀行(6001398)依靠尾盤的強勢拉升,最終在七年後再次封於漲停。其它銀行股也多有近4%的漲幅。資金方面,根據東方財富網數據顯示,工商銀行該日主力資金凈流入達到13.89億元,排名滬深兩市主力流入第一位。除工商銀行外,在兩市主力凈流入前十中還有另外六家銀行股。

「這樣的大手筆,應該就是證金公司等國家隊在行動。」滬上一位私募人士對此分析認為。

事實上,本輪證金公司救市除了看中銀行股,同屬大藍籌股的保險、券商、地產等也成為其主要購買標的。

救流動性到拉指數維穩

對於為何前後兩次救市如此不同的原因,李大霄和董登新均表示,與七月初救市時為了救流動性不同,本輪救市目標將是穩定股市、提振指數。

李大霄解釋,七月初證金公司在購買藍籌股外,還購買了一些熱門以及市場關心的個股,原因在於當時情況可謂「十萬火急,時間緊迫」。他表示,第一次暴跌時,千股停牌導致滬深兩市流動性很差,證金公司首先做的就是拯救股市流動性,讓停牌的股票復牌。

「對於第一次救市,我覺得至少有五個方面的目的還是達到了:第一是讓股市恐慌減少了,恐慌格局得以改變;其次是讓千股停牌的公司復牌了;再就是市場交易有了流動性;第四是恢復了市場秩序;最後則是讓股指期貨得以正常交割。」李大霄說。

正因此,李大霄稱,本輪救市從時間上而言,將更寬裕,布局將更從容與理性,可以長期救市,目的也從拯救股市流動性變為穩定市場,「所以在購買股票標的上,不再像上次那樣大範圍收購,反而選擇兼顧具有投資價值與安全性的藍籌股」。

董登新亦表示了類似觀點。他認為,本輪救市與上輪救市有本質的區別,「上次是股災,這次則是二次探底,大家心裏都有預期,沒有大面積的恐慌」,正因此本輪救市改變了方法,與上次的行政手段直接干預相比,本輪救市將更多依賴貨幣手段,即從多個角度刺激實體經濟來提振股市。

「這輪救市將更多轉向救實體經濟,」董登新說,「前幾天四部門發文鼓勵央企、國企併購重組及上市公司上市併購、分紅,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儘可能提振實體經濟,改善宏觀經濟面,再通過實體經濟刺激股市發展,完善資本市場遊戲規則。政府如果繼續進場救市,將更多地傷害市場。」

而對於證金公司再次籌資千億,董登新猜測除了購買股票外,還有可能是償還第一次救市時向銀行預支的短期借款。

相比於上述兩位有關本次救市的觀點,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卻認為,本輪救市時「證金公司或許會吃一塹長一智」。

他表示,證金公司之所以二次聚集券商資金,主要是因為第一次救市雖然聲勢浩大,但整體行動略顯雜亂無章,並未顯現出穩定股市波動、穩固投資者信心的效果。

沈萌說,這輪救市不能像上次那樣既想拉指數又想拉個股,應明確目標集中焦點,提高資金投放效果,讓投資者看到救市效果從而恢復信心。「從投資者心理角度看,單純拉指數無助於恢復整體市場信心,只能作為短期臨時性措施或止痛藥。想要改善股市,唯一行得通的仍然是進行結構性改革。」(編輯 鄭世鳳)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